《狡猾的月亮》林慧姮個展

狡猾的月亮/林慧姮  2015.04

月亮,象徵內在自我
那是一個隱蔽而時刻變化著的神秘地帶
關於月亮,有許多引人入勝的傳說和神話
關於自我,有許多不同角色的輪替與轉變

月有陰晴圓缺
人有悲歡離合

我常常看著月亮
對照著當天的心情和際遇想像著
對我來說,萬千事物皆成寓言(預言)
那幽微的光線
總引領我無限的想像

自以為
能像月亮般
發出幽幽的,不刺眼的光芒
即便此光非自身所生

這就是月亮,親愛的老月亮
時而皎潔,時而狡詐
像一面光亮的鏡子,像一潭黝黑的湖水

talking to the moon
if you are sad

他們都說明明是一些灰黯的石頭,卻在光線的折射下施展魔術般變化奧妙的色彩
這就是孤獨所施展的魔法。


黑暗並不可怕,可怕的是對黑暗的恐懼。
孤獨並不容易,容易的是放棄孤獨。

 

月的隱喻——林慧姮個展「狡猾的月亮」

文╱賴駿杰

正如其過往創作,林慧姮長期關注各地不同文化的神話與童話故事,與其說她將故事內容轉換為其創作題材而搖身成為說故事的人,毋寧稱之為「走」故事的人。走故事,意味著各種故事文本並非為她所用,而是成為一本本劇本機器,驅動著她往前走,走在故事裡頭。不只一個地方的傳說,皆宣稱世界的運行其實就是一本巨大的故事書,它就像普世的歷史書寫一般,不僅為我們提供參照過去的警世寓言,也書寫著未來的預言。因此,符號與其解讀,就成為一個故事文本最基本的條件。「恐龍」做為其早期經常使用的代表符號,近年來則被「月亮」與其意象所取代:其或隱或現地貫穿了這本大敘事。月亮的隱喻,遂成為欲了解其創作的重要引子。

「月亮,象徵內在自我,那是一個隱蔽而時刻變化著的神秘地帶。關於月亮,有許多引人入勝的傳說和神話,關於自我,有許多不同角色的輪替與轉變。」─林慧姮

我們都知道,月亮本身不發光,在與太陽長久以來的對立結構中,表面上看起來是個永遠的「對照」,橫亙其中者就是我們身處的地球。僅有分享到部分陽光時才得以顯現。但,月亮卻有著神祕不可解的力量——引力。引力在其分享到滿溢的光時達至最強,其不僅可影響自然界的潮汐,也據信可改變人的情緒與精神狀態。從字源學的角度言之,月亮往往被以為與瘋癲與精神異常有關,女巫也被認為是其化身。月亮於是成為一種陰性書寫的文本符號,指向各種隱微但又強力的薩滿之力,就此言之,以「狡猾」來形容月亮或許還稍嫌溫和。自古對月亮的恐懼,或只是因為人們對於未知事物的普遍抗拒,但也正因為未知,月亮成為一種逃逸的路線。在被給定的書寫中,它指引了我們各種未然且走向未知——而這正是「童話」的本質。難道不應該走走荒野小徑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