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凝視記憶》2014 陶文岳個展

文 / 陶文岳

20世紀著名的俄國文學家 納博柯夫 ( Vladimir Vladimirovich Nabokov,1899 ~1977)曾在其著作《說吧!記憶》中寫道:「我看到意識如何覺醒,吉光片羽般的碎片閃現,彼此的間隙漸漸消減,終於形成一段段清晰的感知,難以捉摸的記憶由此生成。」我們幾乎可以確認「記憶」與「生命」是擁有共存的現象,當生命不存在時,「記憶」也自然而然失去了其依憑的重要載體而湮滅消失。

「記憶」和「時間」彼此相關聯,時間不停地向前行,記憶也在其後不斷地跟進。記憶就如同穿越時空的“心靈之門”,從白晝到夜晚,不管是清醒與作夢,有時朦朧、有時清晰的片段和場景,他們就像拼圖式的來回重組架構。而存在於深層意識的意念、經驗、幻想、假設…….,總是適時地湧現於腦海中;所以不管是曾經閱讀來自於書本裡的知識、或親身經歷的一段難忘的旅程、亦或是創作的實際體會,今日過了,明日就自動形成記憶的視網膜,自然捕捉住每一個確切曾存在的事件,如同攝影般的,儲存在腦海中,一張又一張的浮現出泛黃、或黑或白、或多彩繽紛的影像照片。

我始終覺得藝術家的敏銳眼睛如同靈媒般,能夠觸及萬物的靈魂深處,攫取精華來創作,這是屬於心靈的冥思感悟的領域,當“精神”與“思想”相契合,自然也就能超越時空侷限,直探心靈本位。簡單的說「回憶」是包含在「記憶」裡,是還原過去經驗積累的過程,屬於一種過去進行式,如同提取影像訊息,將這些記憶彙整,藉由藝術創作體現我對人生過程的領悟。整體架構以「回憶」的狀態衍生,如同日記般的紀錄,當然裡面包含了個人內心世界的反省觀照、時代環境的情感依戀關懷和對未來世界的臆想憧憬,是自我沉澱,也是省思,皆成為我創作的泉源和動力。

此次應邀至台北「當代一畫廊」展出,以「凝視記憶」為展出主題,包含:素描、油畫和複合媒材等創作。對過往的“追憶”一直是我創作的主軸,如前所述,當然記憶的產生和自我意識有關,且和時空產生關聯,必須與生命有所對應,如果缺乏生命互動,記憶也就沒有其存在的必然性。這些來自“記憶靈感”的點、線、面和圖騰符號創作,經由簡單的形象拆組解構成的抽象繪畫,並經由詩意的聯想希望能引發更寬廣的想像空間,也在創作的過程中,縱手放逸,無心而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