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造水晶》高雅婷個展

繽紛的意義—高雅婷的繪畫

文/王璽安

斑斕多樣似的色彩表現了出高雅婷穩定的工作狀態。在她近期作品當中,色彩似乎是最大的主題( motif-like)。她並非僅僅透過抽象畫去單純發揮那些色彩;相對的,大量特殊的色彩與具體形象穿插並置著。

有人說繪畫不過只是象徵的遊戲,但其實繪畫的過程性卻不僅是象徵的;而更屬於記憶與時間的壓縮過程。畫面裡頭總是有許多的線索等待觀看的人去發現,這更是繪畫的重點。在高雅婷的作品裡頭,色彩繽紛的表面凸顯的是這種線索的留存:那些畫面中的色彩在繪畫的過程當中大量生成,計畫或隨機地沿著題材的線索如同森林生長。

高雅婷近年的作品有兩類,其一是關於物理超現實(physical surreal)的方向,那些畫面裡頭物理上的色彩逐漸消失,變成了許多碎片渲染與鋪陳的幻象。樹木與房子以及人物不再單純屬於再現的玩偶,這些題材成為色彩施展過程的超現實記憶片斷。而另一類的作品,是物理超現實之後的女性超現實存在—寫真的色彩,高雅婷將許多作為人類物化典範的女星寫真融入她的色彩計畫當中,這些繽紛穿透了美好的表象,成為虛實探討的深度提問,也呼應了她這類物理超現實意味下真實暨虛幻的意圖。

高雅婷的繪畫具有高度的動態,這些動態並非來自於自動性技法那般( Automatism )滴流的施展,而是來於那些閃爍表象事件抽離而來的色彩,也出於她對於畫面工作的大量投注。作品繽紛之中,我們或許將不再在意觀看的世界是否需要理性而正確的答案;而將留心於種種記憶片斷帶給我們的豐富色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