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秀骨寥音》林羿束、王午 木刻版畫展

當代一畫廊於六月將要展出兩位長期專注於木刻版畫創作的優秀青年藝術家聯展。王午與林羿束皆由台北藝術大學美術系畢業,兩位從大學時期就以木刻版畫為創作的媒介持續創作;大學畢業後,林羿束隻身前往法國史特拉斯堡裝飾藝術學校深造,王午則在台灣師範大學攻讀設計博士。闊別數年,兩人一直未曾改變的就是對於木刻版畫的堅持,木刻版於他們的生活之中,就像是一堂晨課或是晚課,是一種生活中觀察的反饋也是一種以勞動的書寫方式。

林羿束從2011開始發展的分別為「樹的風景」、「Petit Paysage」兩個系列。兩種系列皆以自然為師,將風景中的美好映襯於心,然將其感受以身體勞動轉換於木刻版上。「樹的風景」是從她由報導中知道一位先生為了種樹造林,散盡家產;過去對她來說,她僅是習慣樹的存在。但那個為樹著迷的故事,則讓她開始想要深刻的了解那樣子著迷的心境感受。她著手了解著迷於樹的魅力,先由對樹深刻的觀察、翻閱書籍,進而開始依樣畫葫蘆的種樹。過程裡,總會發現有人替樹增加一些配件,是為了樹的生長,有的是以人的觀點為出發的裝飾,這些原本不該存於樹身上的東西讓她感受到一絲的怪異和不舒適。這些與樹之間的關係,與其說觀察,反而漸漸的成為一種享受,與樹的互動深刻的感受散落地沉留在心底。創作中的每個畫面,擷取自生活的感受,不是歡樂也不是感傷,而是比較深刻部分傾吐。 

王午專研於刻版創作已逾十多年。自幼時外公教導他寫毛筆字,寫顏真卿;若要問他創作木刻版畫有什麼企圖,他則希望能在作品中傳遞一絲如顏真卿書法的那種莊嚴、樸厚與光明。王午說到,長輩認為木刻版賣不了多少錢也不易獲得比賽的青睞,但他卻花這麼多精力於木刻版上,很不划算。王午認為這不但有道理,而且從他的生活水平來看,這根本就是真實。木刻版畫,在中國有民間的深厚傳統,在西方則有左翼的衝撞精神;在上個世紀,美術史上則出現了的德國的珂勒惠支以及日本的棟方志功這兩位典範,他所刻的每一刀,都懷有對他們的敬意。他感謝木刻版畫帶給他的一切,也感謝木刻版畫讓他可能失去的一切。將來年老,再沒有體力去負荷刻版與印刷的勞動,但他還是會驕傲的說自己是版畫人,而所有與雕刀、與木板為伍的時光,都將會是創作生涯最光榮的歲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