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靈地圖的內外之辨》潘鈺創作個展

心靈風景的內‧外之辨 ~ 解讀潘鈺創作

文 / 陶文岳 (藝評家)

「這個聲音在我內心深處,是這麼遙遠,而當我們走向記憶的深處、記憶的極限,甚至超越了記憶,走進了無可記憶的世界裡,我們都會聽到這遠遠傳來的聲音。我們彼此所交流的,只是一個充滿秘密的方向,而我們無法客觀地說明這個秘密。凡是秘密的東西,不會完全是客觀的。」---- 加斯東‧巴舍拉

來自法國哲學家對“ 記憶 ”的感悟,他向我們傳導了一個概念,它就如同夢的魅影般豐富多彩的牽繫著我們內心主觀情緒的起伏變化,這扇門時而為我們敞開,時而又輕輕的闔上。觀潘鈺的近作似乎就是這種感覺,觀看的過程中,畫的內外界線形成某種輪廓與氛圍,是進入心靈層次的入口,內與外的記憶……

近幾年來,台灣女性藝術家突然增多了起來,她們個性獨立自主,甚至於某些人的創作表現與活動還凌駕許多男性藝術家之上。相較於今日,如果將時間倒敘回七、八十年代,台灣女性想當藝術家除了必須承擔現實生活壓力與工作外,還有額外相夫教子的傳統包袱,除非她們抗壓性夠強,否則這些理由皆足以令許多女性退避三舍而最終選擇放棄藝術。潘鈺正是堅持藝術創作的佼佼者之一,在1983年就舉辦了第一次個展,以描繪精緻寫實的玩偶群像系列風格出名,奠定了台灣藝壇早期知名度。其實在她成為專職藝術家之前,也同樣面臨內心的掙扎煎熬,幸好她遇到其恩師顧重光老師的鼓勵,讓她能夠選擇做自己,「要當藝術家就不要工作,如果認定了,就要準備畫一輩子甚至於畫到死。」這句話一直伴隨於其心靈深處,也是座右銘。

我們試著分析與了解潘鈺的創作歷程,早期洋娃娃玩偶群像系列創作來自於兒時童年記憶和對早逝母親的親情思念。中期的鎖、鑰匙與釘子系列,藝術家遭遇了人生上情感難關,冥冥之中她選擇這些屬於“ 封閉的物件 ”當成繪畫的創作元素;這時期在生活上她選擇沉默與無言的抗議,而創作中則將自己埋藏於憂鬱之箱裡,衍生出冰冷造形與物件組合的圖像繪畫。直到2002年揮別了感情的陰霾走出生活的夢魘枷鎖,2003年在台北市立美術館舉辦「來去系列」裝置藝術展覽發表,特別布置一個屬於女性私密的閨房空間並對外毫無保留的敞開,讓觀者自由無拘的行進穿梭於此空間場域,感覺上像是對自己情感的革命宣言,宣告自己心靈對情感包袱的桎梏解脫。隨後她開始大量創作且充滿活力,先後在上海劉海粟美術館和台灣國父紀念館舉辦大型個展,橫跨繪畫、雕塑與裝置等領域。

如今潘鈺的新作把原本繪畫圖像中鑰匙的鎖孔刻意放大為主軸,並變更為黑桃、紅心、梅花、方塊等四種撲克牌的花色造形,以系列的方式呈現。這四種圖騰記號在古代歐洲屬於占卜時所用的器物圖樣,分別代表不同的象徵意涵。像黑桃代表橄欖葉,象徵和平;紅心造形的紅桃,象徵智慧與愛情;梅花呈現三葉草,意味著幸運;而方塊則表現鑽石形態,象徵財富。

撲克牌原本作為遊戲或算命的工具,潘鈺藉由這些圖像,隱喻與表現生活的情境探索。她認為現今台灣的社會不管是政治也好,或是生活方式,都處於緊張狀態,大部分的人對未來生活處於不安定與恐慌狀態,而內在心靈與外在世界的“ 何去?何從?”一直是她想要探究的主題。潘鈺新作提供我們觀看思考的向度,這些鎖孔形成一個自然觀看的場域,某些方面類似窺探的洞孔;由外而內,或由內而外,畫裡的風景似真亦假,是她虛擬出的“ 心靈風景 ”。這些景象包含了自體的經驗 ( 潛意識、生活、記憶、臆想…等 ),而鎖孔恰恰是進入“ 心靈之門 ”的入口與出口。事實上,無論是東西方的詩人、哲學家、藝術家等,對於人類內在心靈與外在現實世界的探討,古今中外亦然,總想尋求某種解答或解脫,每個人身上都烙印著心靈地圖,無形中會依其心靈能量的儀軌運行,生與死不就是一種自然循環與衍生的過程,這也是宇宙生生不息存在的奧秘特徵。

潘鈺認為:「在現今的大環境影嚮下,人們內心總想依賴宗教的神祕未知力量中獲得美好安定的方向,努力尋求心靈慰藉,那是屬於心靈的香格里拉,也是世外桃園。我總是對人生充滿了正面的意義,特別是創作就是要忠於自己的感覺,勇敢的表達想法,然後謀事在人成事在天,這樣的人生才有意義。或許過程中每個人命運機會不同,但回首看終究是精彩的,存在於“ 得與捨 ”的結果,造就了每個生命個體的價值,也是精采的人生博奕。」

潘鈺新創作的螺絲釘組件,比起以往堅硬冰冷的感覺,更充滿了溫馨的人性化。螺絲釘的背景單純,以凸顯主題,有些螺絲釘被她刻意畫上彩帶,柔軟的調性與造形更接近菌類的狀態,這種柔性思維或許反映在生活層面上,增加更多彈性化的思考空間,也是她心境的轉化。另外一部分創作,她以精湛的技法描繪花朵的局部或全部,複雜而多變化的輕柔花瓣在她耐心描繪下,細膩的展現生命綻放的過程,不也是她另類的修行感悟。

「從小我就對藝術創作充滿了與生俱來的靈敏質地,長大懂事後希望能盡自己所能的發揮其價值與生活合一,成為我的使命感,至於能否成功已不在我的預設中,現在的我以淡定的態度迎向未來的考驗」潘鈺從創作中不斷的省視自我,累積了時間與空間經驗的厚度,針對人生視點的深度探討,我相信這個內外“ 觀心 ”的創作行為將會成為她邁向另一個創作高峰的開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