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醚》鍾江澤創作個展

文 / 鍾江澤、當代一畫廊

創作這件事對藝術家來說,總是不喜歡太過明白,定義太過清楚的東西;而選擇讓一切從混沌開始。繪畫過程也是如此,當圖像建構的過於清晰就會引起塗改詆毀的欲望,想將之再次拆解打入混沌之處。

鍾江澤認為繪畫創作就像舞台上演員豐富的既興表演,這些豐富是來自創作者本身的生活經驗,那些從生活中截取有趣、有感觸的事物,都觸發著創作者。意念的展現能讓藝術家從諸多官能之間轉換為畫面,這些在藝術家生活之間的破碎部分,成為畫作裡的小角色或更隱晦的喻意。

比起清晰可見的事理,鍾江澤更為這些不能明白的混沌事物著迷。他在混沌裡遊走,讓創作接近自由,不框定自我,不斷重新自我定位,或者說是在定位之處沒有太多的停留,不斷游移著。就讓畫面自己編造故事。

一切就從“迷”開始,用迷幻的方式敘說,在感官刺激與情感效應之下,創作與我之間,像加了酒精。讓這些意識中說不清的,以迷幻炫麗的方式演示。所以填上酒精發酵的酉字,叫「醚」。就像,有種叫乙醚的東西,似乎易燃也能麻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