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昇》董明龍創作個展

文 / 董明龍

玉里,這縱谷花東的平原小鎮、璞石閣,正是孕養我的故鄉。峻嵷翠綠的山脈綿延夾處,山巒環抱幼小的眼,時而近看卻又遠而望之。青山、藍天、白雲、總惦映著風和日麗,心! 翱翔如青空飛鳥,自由自在。

創作力正是玩心所起。沙堆中挖出玩具車可穿越的小洞,是記憶中乘車往返家鄉的漫漫隧道,明時清晰前方山嵐海天景色,暗時似有罩籠神秘未知的心,期待著遠方的光點接近,遠離那莫名懼怕之情。炎暑夏日之季,山中溪谷,淙淙流水,一石一石,築疊堤壩,與友淺游戲水於樂中。偶而,飄一舟小葉順流而下,那端終會是廣闊無際的大洋! 山、海、天、洞、溪,是我童年回憶。

回想創作過程,石頭,這大地所賜予的素材,是我接觸最久、最熟悉的物質。世界之大,石材種類甚多,數不盡其尺寸形狀、軟硬疏密、晶體粗細、紋理動性、形成條件等豐富特質。它給我的認知是堅硬不易摧毀,穩重深沉而內斂,且不易因時間改變形體本質個性,就如同我想創作的精神態度一樣 。

石雕創作對我而言是反映日常生活在心靈上所產生的內在思維與自然物象情感的結合表現,透過生活周遭事物感受和細微觀察,用美的形式與材質獨特性結合,將內心抽象思維具體化,把自我的感覺藉由材質轉化再現,以鑿刻的手法探索追求造形的思考與回應來傳達呈現出理想中造形美的一面。

作品雕刻手法,多以光、穿透、洞的概念表現,在厚實石材上雕鑿出孔狀大小是種理想與希望,突破穿透後,是實踐內心堅硬個性的想法。意象形體是天馬行空、想像力與思緒的無限延伸,運用空洞形體的豐富性加強整體造形美感,營造表現出內聚力,形成整個衍生的造形生命動向與動力,將大自然最珍貴熟悉的材質,再現獨特不同的造形美感。

此次個展以日昇系列為主要呈現創作風格手法,作品多以四方細長柱身挺直佇立,就像對於創作的精神,勇往直上延伸無盡的追尋自然意象的美感。圓形透空的手法,喩日出緩緩升起。它是一日的起始、希望之光的存在,象徵雕塑語彙中虛與實的永恆。流水般柔順的線條,如同延綿的山稜線,優美的水波,時而平順,時而湧起。

創作過程中手的感覺和熱誠是我喜好雕塑創作的原動力,因為雕塑具有實質存在的特性,除了視覺觀賞外,還可用手去觸摸,經由手的觸感感受其材質特有的外在質感和內在的自然生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