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週年展《菁典當代IV-好朦朧》

文 / 姚瑞中

所謂見山不是山,迷霧中所見之風景,雖不得全貌,惟想像力豐富,卻可驞馳無礙;山水畫雖有千載傳承,仍不脫明心見性之宗,外在形式雖可辨識一二,卻猶如霧中望月,一片朦朧。我輩所見之正統,宛如殘月破鏡孤懸夜空,習氣尚存,然已乏昔日盛景可追;光景如此,固守筆墨雖可延續正統使命,但萬變不離其宗,惟變化多端方能縱橫千古、萬壽無疆。

本展集結十二位藝術家,筆墨風華各有所長,雖師法正統,卻可食古化之而為其用,間雜挪用通俗文化(漫畫、插畫)技法,或採西洋水彩暈染、東洋浮世繪線條,或擷取東方勘輿之裝飾紋理,或拜大眾媒體影響之賜,流露出分鏡般之迷離景象,故事性與描繪性多有曖昧可揣之處;無論就畫面佈局、筆法、設色、透視...,已難辨六法之習;題材不分入世出世,感性經驗中帶著幽默詼諧,澎湃身體感潛藏畫面,時而熱情單純,時而冷峻疏離,創造出小人物在混沌洪爐中之清新格局。

正所謂山不飄逸枉為山、曲水悠幽無盡頭,唯撲朔迷離如崩雲出月,朦朧之中所見山水,反倒不可度量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