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居合- 白雨、閑原雙人聯展》

文 / 當代一畫廊

非澹薄無以明志,非寧靜無以致遠。—《淮南子》

「居合」一詞源於日本劍道,乃為專注平時的心靈磨練,突遇敵襲之時準確反擊的求生術,是以精神修煉而著名的武道。其演練之時,需要相當大的集中力,並藉由反覆演練,鍛鍊肉體準確性與精神強度,進而達到心神合一的目標。
在日文中「居」有坐著、日常行動之意;「合」有相遇、接觸之意。中文的字意也可解釋為「居處一地,以合相待」。「居合」同時也意味著我與對手。作為創作夥伴、情感伴侶,無論從哪種角度解釋都十分貼近。因此,二位創作者以「居合」作為此次的展題。

白雨表示:「平凡而專注是一種態度,既然選用了一種媒材,就必須了解它的由來,研究五代、北宋以來的古典文化,鎔鑄當下的感悟創作,是我們繪畫的信念。」

閑原補充:「除了對古典的理解,認清自身所處位置也是重要的。台灣的文化或政權情境,從許多角度看來皆處邊陲,但恰巧在這座標上,就是我們美好的家園,那怕所謂的美好可能僅是一種寄託或想像,所認知的世界仍必須以這裡為原點展開來。」

在這裡,兩人的故事得以言述,生命得以延續,好像靜靜躺在水流中的石、默默在角落生長的植物,以偏遠、虛淡作為一種力量,看似抽離這塊土地與人間紛擾,又無不呼應時空與自我際遇。對於他們而言創作最理想的狀態,乃是在自我修煉的案頭上,對於事物緩慢而深入地思考。創作對他們而言或許就是生活,居住在其中,與彼此的藝術合而為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