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幕首展《藝界-新視點》十位當代名家邀請展


展出藝術家合照

【朱為白】於廿世紀初期步入畫壇,有緣認識「八大響馬」的東方畫會諸八位青年現代畫家們,以勇猛創新精神開拓台灣現代藝術新的思潮。1958年以四幅抽象表現主義作品參加第二屆東方畫展,為最早入會會員,自此以「為白」名號從事現代藝術作自我精神期許,投入生命追尋追求可能的原創表現。

【李錫奇】的現代繪畫藝術有兩個重要的出發點:一是來自民間和傳統的民族因素的潛在影響:一是來自西方的現代藝術的顯在吸引。由金門的鄉土出發而交錯在中國歷史滄桑中的文化領悟,構成了李錫奇畢生繪畫的宏大背景。而在台灣開放的藝術氛圍中成長的歷程又提供給了李錫奇對現代藝術多元選擇的可能。

【顧重光】  一九六○年代中期以來,顧重光便是臺灣現代畫壇受矚目的重要參與者,從學生時期帶著強烈存在主義色彩的半抽象作品,到一九七七年之前,他以一種奔放、狂飆的抽象風格,被稱為「一支尖銳的現代的箭」,衝擊著現代畫壇一雙雙注目凝視的眼睛。之後,他大幅度的轉向精細寫實的路向,更引發畫壇極大的爭議與質疑。八○年代中期之後,他儼然已是現代畫壇重要的領導者,經常帶領著臺灣現代藝術的一批批工作者,包括油畫、版畫、水墨等等不同媒材的創作者,往來交流於中國大陸、香港、韓國、日本與東南亞等國畫壇。

【莊普】一位運用理性規制達到直觀詩意的當代藝術家,1983年以極簡風格出發,並以此聞名。他也是一個興趣廣泛的創作者,穿梭於生活語境所觸發的醍醐灌頂式的創作興味是其根本興趣。作品無論是在複合媒材、裝置藝術或繪畫創作,擅長以自我主觀性,加入一種令人無法預期、充滿驚喜的手法,他篩瀝日常生活中,那些細微、不被注意的事物;或是外在看來平淡無奇的小事,從中提煉出對現代性場域的思考。莊普由生活如實若幻的鏡像所延展的創作觀,恰與莊子在知北遊第二十二篇所云:「道在屎溺」呼應之。

【盧怡仲】各階段的核心精神來自他創作時一以貫之的藝術特質,採用迂迴轉進、撲朔迷離、神秘曖昧、幽暗抑制、混沌猶疑、暗喻弔詭、戲謔嘲諷的綜合方式,進而彰顯其初帶苦澀後勁回甘的深層意境。

【徐瑞】用「貓」建立起自己專屬的藝術符號,偏好以單色系進行創作,準確捕捉細膩的情感氛圍,為一極有內涵的藝術家。

【蔡志榮】的藝術創作無論是平面的『編語符碼』系列,或展現社會關懷行動的『環境動力美學』,這些都實踐體現了其對社會整體發展的敏銳觀察力,並透過藝術語彙進行反思與關懷。

【陸先銘】的都會寫實作品,創造了無人可與之並提的鮮明風格。從變化中的現實都會生活環境取材,其實是對現代都會生存環境的批判與質疑,將我們熟悉的台北,蛻變成一個如警世預言般的世紀末圖像。

【潘鈺】以描繪精緻寫實的玩偶群像系列風格聞名,奠定了早期在台灣藝壇的知名度。她自稱屬於感性的人,所以作品大多是自己心境的體現。無論是生動的布娃娃,還是一個個的鎖環,或者是漂浮的螺絲釘,她都以不同的方法表達了繪畫的深層涵義,並從畫作之中表現了對自己內心世界的探索與解讀。

【陶文岳】創作對陶文岳而言,是一種個人內心世界的反省觀照,這些元素,包含了已消逝歲月中,感情的沉澱,對時代、環境的依戀與關懷,甚至對世界的臆想及憧憬。許多人以記日記的手法紀錄生活,而陶文岳則以素描和繪畫來表現。將本來形諸文字的意念,轉化成點、線、面和圖騰符號。這些經由淬鍊下的簡單形象,不拘泥於抽象和具象的結合,反而能夠達到更寬廣的想像空間,有些作品呈現不同材質的創作手法,加重作品本身的凝聚力和週遭產生一種對比。旅法藝評家陳英德說:陶文岳喜歡在小品素描中試探各種創作的可能性,這不是對客觀世界的描繪,而是有一種主觀的企圖想改變客觀世界的用心。他在日常見到的事物背後,發現隱藏著只有憑直覺才能攫取的真理。藝術創作應是一項探索真理的手段,捨此,還有什麼比這更重要的?